西安
切换分站
免费发布信息
无家可归之《无双庶子》免费在线阅读
  • 地址:莲湖 113.137.111.* 陕西省西安市电信
    • 微 信 号:http://www.ywxs.cc/
    • 联 系 人:新版阅文小说网
    • 电     话: 点击查看完整号码
      • 搜罗街提醒您:让你提前汇款,或者价格明显低于市价,均有骗子嫌疑,不要轻易相信。
  • 信息详情
无双庶子 第一章 大雪破庙卖炭翁

冬天,从来都是老天爷收人性命的季节,有些富人到了年纪都熬不过冬天,穷苦人家更是难熬,而承德十七年的冬天,格外寒冷。

  此时风雪正急。

  ???“娃儿,冷不冷……”

  “舅公,我不冷……”

  外面下着漫天大雪,京城外的一间破庙里,穿的并不是很厚实的一老一少,正斜倚着破庙的矮墙,尽力的躲避着从四处吹过来的寒风,可惜的是,这间破庙四处漏风,无论怎么闪躲,总是会有凌冽的寒风吹到这一老一少两个人的身上。

  人在冷的时候,就会想家。

  少年人看起来也就是十四五岁的样子,他被冻的浑身发抖,整个人不停的在打摆子,身体僵硬的扭着头看向老人,上下两个牙关在不停的打架。

  “舅…舅公,我…我想回家了。”

  少年人很费力的说完了这么一句话,用的是地道的永州方言。

  老人是他的舅公,也就是他娘亲的舅舅。

  老人也是勉强睁开眼睛,扭头看向少年,声音颤抖:“信儿……你…你娘没了,她临走之前让我带你来京城寻你父亲,以后这京城就是你的家…”

  两个人都不是结巴,可是因为极为寒冷的原因,说话都是磕磕巴巴的,好半天才能勉强说完一句话。

  少年人名叫李信,今年十五岁,今年年中的时候母亲因病走了,直到临走之前,这个被人骂了十几年“贱妇”的女人才把李信的身世吐露出来,说李信是京城平南侯李慎的儿子,又让自己的舅舅带着李信来京城寻亲。

  想到这里,少年勉强低头,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那块雪白的玉佩,玉佩上刻着一个“慎”字,这是母亲交给他的信物,要他带着这个玉牌,进京来寻找父亲。

  少年人咬了咬牙,把玉佩收进怀里,眼中隐隐含着泪水。

  “可……我们昨天去那个……候府。”

  李信说话断断续续,单薄的嘴唇几乎被他咬出了血。

  “那个候府里的人……也骂我……野种。”

  之前的十多年里,李信一直跟母亲相依为命,母亲被人骂了十几年贱妇,他自然被人骂了十几年野种,长大之后,他没有少为此跟别人打架,后来母亲干脆带他搬进的深山里,母子两个人都很少再跟外人接触。

  这么一个被人骂了十几年的少年,这一次进京来,本来是怀着希望来的,他想见一见自己的父亲是什么样子,问一问他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来看望自己还有母亲。

  可是,当他与舅公敲响平南候府大门的时候,得到的却是两个冰冷的字。

  “野种。”

  这两个字,李信听了十几年,本来他都渐渐习惯了,可是这两个字在李家人嘴里说出来,就显得格外刺耳。

  舅公艰难的眨了眨眼睛,整个人蜷缩了起来,把李信抱在怀里,声音低微:“你爹呀,他在外出征,不知道你来了,等他从外面回来了,自然会来认你,到时候,你的苦日子就到头咯。”

  老人一边说,一边从腰里取出一个小木壶,递到李信嘴边。

  “来,张开嘴喝一口,天太寒了,喝一口暖暖身子。”

  这个木头制成的小壶里,装的是混浊无比的烈酒,是老人从永州一路带到京城来的。

  李信摇了摇头,整个人缩在老人怀里:“舅公……你喝吧,信儿不冷。”

  舅公面容苍老,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,把木壶里仅剩的一点劣酒,倒进了李信的嘴里。

  李信身子暖和了一些,身体在老人怀里缩了缩,隐隐带着哭腔:“舅公,我不想在京城,咱们明天就回永州去好不好…这里好冷……”

  永州在南,京城在北,相比较来说,京城的冬天,要更加难熬一些。

  老人心里也有些难过,他拍了拍李信的后背,声音微弱:“好……明天……我们就回永州去。”

  寒风再度吹来,两个人都缩了缩身子。

  外面风雪正急,大雪封住了所有的道路,注定了这一老一少,永远都没办法回到永州去了。

  因为在这个寒冬夜,他们两个人,都冻死在了这破庙里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嘶……好冷…

  李信再次醒过来的时候,唯一的感觉就是刺骨的冷。

 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,就看到了漫天的白色。

  奇怪……

  记忆中,自己昨天晚上在跟那些小王八蛋们一起喝酒,然后被几个王八蛋给灌醉了,倒在地上就睡了过去,怎么一觉醒来……这么冷?

  很快,刺骨的寒意就让李信彻底清醒了过来。

  他环顾了一下左右,漫天都是白色。

  见鬼了,昨天晚上还是夏天来着!

  然后他就看到了自己身边还躺着一个老人,老人像是把自己紧紧搂在怀里的样子,不过他的脸色已经变成了毫无生机的青灰色,显然是已经死去多时了。

  李信踉踉跄跄从地上站了起来,才勉强辨认清楚,这里是一间破庙的样子,破庙里没有别的东西,就只有一些已经残破的神像,还有一些杂乱的稻草。

  此时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。

  娘的,这些小王八蛋整老子?

  不过这个念头刚刚在他脑海里闪过,他就觉得眼前一黑,然后倒在地上,人事不醒。

  他太虚弱了。

  人对抗寒冷,是需要消耗自己的热量的,现在的他,身体已经撑到了极点。

  于是李信很干脆的昏了过去。

  这个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,破庙门口,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,推着一个独轮车,领着一个同样穿的破破烂烂的小女孩,路过了这间破庙。

  这也是一对老小,老人家大概六七十岁的样子,小女孩看起来还小,最多也就五六岁左右。

  不过与李信不同的是,这个老人和小女孩,浑身都沾满了黑灰,尤其是老人,双手几乎变成了漆黑色,十指的指甲缝里,满是黑色的煤灰。

  很显然,他们是以卖碳为生的。

  冬天太冷了,城里的老爷们可不会用身体里的热量硬抗,他们会在家里摆上一个个漂亮的火炉,然后在火炉里丢上几块碳,整个房间里便会变得温暖如春。

  这个时代的碳,大多都是木炭。

  木炭是需要人烧出来的,因此就有了伐柴烧炭这个职业,在冬天里上山砍树,再烧成碳卖给城里的老爷们。

  不过这个职业,如果你只能烧出来普通的木炭,那也只能挣一口活命钱而已,连温饱也不能,更别提大富大贵了。

  可怜身上衣正单,心忧碳贱愿天寒,说的便是他们。

  此时已经是下午,一老一少路过破庙门口,那个小女孩突然停住脚步,指了指倒在破庙里的基因,脆生生的说道:“阿翁,庙里有个人……”

  老人停下脚步,把独轮车放在一边,然后抱着小女孩走进了破庙,看到倒在地上,眉目还算俊朗的李信以后,老人家弯下身子,把漆黑的手在李信的鼻子下面探了探,确认李信还有呼吸之后,这个卖炭翁幽幽叹了口气,声音苍老:“也是个可怜孩子,这大寒天的,倒在这里可就没了活路了。”

  说着,他弯着身子,走到破庙门口,把独轮车推了进来,然后颇为费力的把李信搬上了独轮车。

  还好李信很是瘦弱,不然他还真搬不动这个少年人。

无双庶子 第二章 挖坑

下了三天的大雪,太阳终于从厚厚的云层中冒出了头。

  在京城东北面的北山山脚下,有一个茅草盖顶的简易木屋,木屋周边还被一些树枝做成的栅栏围住,这小屋位于荒山野岭,附近十里之内没有半点人家。

  一个穿着不是特别厚实的少年人,此时正在小屋后面锲而不舍的挥舞着手中的锄头,在地上挖着坑。

  这个少年,这是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李信。

  他本来是另外一个世界的普通上班族,在职场摸爬滚打的七八年工夫,已经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公司里爬到了副经理的位置,在前不久更是荣升经理,于是便跟手下人一起去酒吧庆功,然后…就没有然后了!

  喝酒喝死,真是一个丢人的死法啊……

  不过现在暂时没功夫考虑前世的事情了,因为他不得不面对现实,那就是必须要在这个世界活下去。

  现在,距离他穿越到这里,已经过去三天了,其中有两天他都是处在昏睡状态的,在这个昏睡的过程中,这个被自己魂穿的倒霉孩子的记忆,像看电影一样被他看了一遍。

  看完这个“李信”的记忆之后,李信心中只有一个念头。

  这真是一个倒霉孩子啊……

  因此,当他从昏睡中醒过来,勉强恢复了一些体力之后,便去那个破庙里,把自己的舅公背了回来,想要挖个坑安葬了这个被活活冻死的老人家。

  这个时候虽然出了太阳,但是天气仍旧极为寒冷,因为寒冷的原因,大地的表层都是冻土,极为难挖,好在这里的天气并不是那种极寒天气,因此只有表层的一点被冻住了,挖开表面的冻土之后,很快就变得松软起来,一直到中午的时候,李信才挖好了一个半米左右的坑,他比划了一下,觉得差不多够深了,于是准备把自己的舅公给放进去。

  “再深一些。”

  一个老迈的声音从旁边传过来,李信回头一看,发现那个搭救了自己的卖碳老者,手里拎着一个半旧不新的草席,坐在一旁的一块石头上,另一只手拿着一个黄皮葫芦,不时仰头喝几杯酒,看情况,已经看自己挖坑看了不短的时间。

  老人家仰头喝了一口酒,继续说道。

  “你舅公无子,按照规矩要挖三尺九,再挖深一些。”

  醒过来的时候,李信大概跟这个卖碳的老人家说了一些自己的情况,顺带着也把自己舅公的情况说了,因此老人家知道,舅公他没有儿子。

  李信无奈,只能擦了擦汗,提起锄头继续挖坑。

  老人家喝了口酒,就从石头上站了起来,从手里的草席把李信的舅公给裹了起来。

  人死之后,是万万不能直接碰到土的,这是天大的忌讳,古时候哪怕再穷,也要想方设法的给自己弄一口棺材,再不济,也要用一张草席裹着身子,这已经是最“经济”的死法,不能再省了。

  在这个时代的人眼里,如果尸体碰到了土,那就仅比曝尸荒野稍强一些。

  就这样,李信一边挖坑,卖炭翁一边在旁边指点,等到中午的时候,这个墓坑才勉强挖好,老头子绕着墓的四周看了看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娃儿不错,醒过来也没忘了给你舅公收尸,是个孝顺的娃娃,老头子没有白救你。”

  李信瘫坐在地上,不住的喘气。

  三尺九,也就是一米多深,而且在这个老头子的指点下,长宽都有讲究,这可是一个不小的工程量,李信这个身子毕竟还小,而且好几天没怎么吃饭,整个人都虚脱在了地上。

  老头子又绕着墓穴走了几圈,更加满意了,他回头对坐在地上的李信笑了笑,然后开口说道:“老头子救了你一命,你须得报答老头子。”

  李信坐在地上大口呼吸,那个小丫头很是懂事,向前小跑了几步,把自己把挂在腰里的竹筒递给了李信,李信张口猛地喝了几口水,这才恢复了一些力气,他抬头对着卖炭翁勉强笑道:“老丈救了小子一条性命,有什么条件只管说,办得到的,小子义不容辞。”

  他虽然是一个现代人,但是却全然接盘了这个倒霉孩子的记忆,因此自然知道这个时代,或者说这个世界该怎么说话,因此对话起来完全没有任何问题。

  卖炭翁很是慈祥的笑了笑:“以后老头子没了,你也要挖一个墓穴给老头子容身,记着,老头子有一个儿子,墓坑该深四尺三,千万不要弄错了。”

  李信微微愣了一下,随即看到这个卖炭翁脸上沟壑纵横,头上的头发已经变成了雪白,顿时明白了这个老人家的意思。

  他从地上爬了起来,面色严肃,对着老人家作揖道:“老丈放心,这事小子应承下来了,老丈救李信一命,以后李信给老丈养老送终。”

  卖炭翁低头咳嗽了一声,然后闷声道:“送终就可以了,养老却也不必,你小子身上身无分文,差点被活活冻死,凭什么来给老头子养老?”

  老人家一边说话,一边跟李信一起,把舅公的尸体,摆放进了墓坑里,然后又坐在了旁边那块大石头上,指点李信开始埋土。

  比起挖坑,埋土显然要轻松一些,在老人家的指点下,大概一个时辰左右,李信就堆出了一个漂亮的坟堆,在坟堆面前磕了几个头之后,便跟着老人家一起,返回了他们的那座木屋。

  这座木屋里,一共有两个房间,两个床铺,但是两个床铺都在一间房间里,另外一间房间,是一个泥制的火炉,火炉旁边有个木制的风箱。

  卖炭翁熟练的坐在风箱前,把一块块木头丢进炉子里,准备开始生火。

  烧炭,其实是一项技术活。

  单单把木头点燃,并不能烧出木炭来,只能烧出碳灰。

  其中的诀窍是烧到一半的时候,就闭合炉门,让里面的木炭无法继续燃烧,然后缓缓碳化。

  在古书里头,这叫做烧木留性。

  老人家坐在风箱边上,一边拉着风箱,一边咳嗽着开口:“今年天寒,城里买炭的人也多,老头子一个人忙不过来,看你暂时也没有什么去处,就留下了帮一帮老头子,今年这活计还行,你帮着多烧一些炭出来,就能多你一双筷子。”

  这个卖炭翁,显然是一个很善良的人,在这个时代,没有任何一个穷人家,会允许自己家多一个人吃饭。

  李信现在的确没有去处,舅公没了,母亲也病故,永州老家暂时是回不去了,京城里的那个“渣爹”更是不靠谱,想来想去,就只能暂时留在这里,帮着老人家一起烧炭了。

  而且,他现在没有什么厚实衣物,身上更没有半分钱,从这里走出去,很容易像舅公一样,被活活冻死。

  于是他对老头子点了点头,微笑道:“多谢老丈给小子一口饭吃。”

  老头子竖了竖眉头。

  “从明天开始,你早上进城去卖碳,下午上山砍木头,晚上回来烧炭。”

  “…………。”

  这个老家伙,剥削童工啊…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想-要-继-续-免-费-阅-读-本-小-说
请-在-百-度-上-搜-索《新版阅文小说网》
或-进-入-网-址  http://www.ywxs.cc/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联系我时,请说是在搜罗街看到的,谢谢!

  • 您可能感兴趣
查看更多
    小贴士:本页信息由用户及第三方发布,真实性、合法性由发布人负责,请仔细甄别。
  • 用户级别:普通会员
  • 信用等级:信用值:0

    未上传身份证认证 未上传身份证认证

    未上传营业执照认证 未上传营业执照认证

杰西网站建设设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