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安
切换分站
免费发布信息
民国二十五年之《老胡同》免费在线阅读
  • 地址:浐灞 113.137.108.* 陕西省西安市电信
    • 微 信 号:http://www.ywxs.cc/
    • 联 系 人:新版阅文小说网
    • 电     话: 点击查看完整号码
      • 搜罗街提醒您:让你提前汇款,或者价格明显低于市价,均有骗子嫌疑,不要轻易相信。
  • 信息详情
老胡同 第一章 妖猫作祟,杀人犯案?

“豆腐脑儿热耶!”

  雷打不动的叫卖声就好像闹钟般,将楚牧峰从睡梦中唤醒。

  每天都这样,天还没亮堂,陈旧的胡同里面就会准时响起阵阵此起彼伏的叫卖声。

  简单洗漱过后,穿好警服,戴正帽子,系好武装带,楚牧峰推门走了出去。

  走出青石路面,狭窄昏暗的胡同,眼前顿时豁然开朗,颇为宽敞的街道四周,到处都是早餐摊店。

  “小枣儿的豌豆黄儿来,大块儿的唉!”

  “卤煮喂,炸豆腐!”

  “酸甜的豆汁儿来—麻豆腐!”

  看着那一个个简陋的小摊,听着这别有韵味的叫卖声,楚牧峰嘴角不由得泛起一抹无奈的笑容。

  没想到以前只能在电视剧中才能看到的画面,如今都真实出现在眼前。

  他原本是新世纪华夏公安系统的一名老刑警,在一次缉毒任务中,为掩护战友而英勇中枪。

  醒来后,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民国二十五年的北平,身份也依然是一名探员,隶属北平警察厅。

  刚开始的几天,楚牧峰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事,整个人都有点失魂落魄,现在一个多星期过去了,也就随遇而安,慢慢适应起这个年代的生活。

  最起码自己现在还年轻,能够看到我党成功解放全国,带领千千万万华夏人民,重新屹立在东方之巅的那一天。

  人心所向,我党必胜,华国崛起,这是不可阻挡的大势!

  在此期间,作为一名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者,凭着先知先觉,楚牧峰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做点事,默默贡献自己的一份光和热。

  胡同口,徐记豆汁摊。

  “早啊,楚爷,还是老规矩吗?”肩膀上搭着一条微微泛黄汗巾的小老板徐大冲,张嘴露出一口龅牙,笑容谄媚地问道。

  “恩。”

  拉开板凳坐了下来,将帽子放在桌上,楚牧峰从筷筒中抽出两根筷子。

  “得嘞,一碗豆汁儿,两个果子。”

  楚牧峰之所以会在这家吃早饭,除了因为这里的豆汁很浓很稠,地方收拾得也挺干净之外,最重要的是因为徐大冲这人嘴特贫。

  三教九流,贩夫走卒。

  这些小人物看似不起眼,其实知道的事还真不少。

  平时就喜欢唠叨的徐大冲,那张嘴要是说起来,这些小道消息就没个停。

  这也是楚牧峰最喜欢听的内容,没准哪个消息就有用不是。

  一碗灰绿色品质地道的豆汁,两根金灿灿的果子端上桌,让人食欲大开。

  吃好后,楚牧峰将碗一推,拿手帕擦了擦嘴,站起身跟徐大冲打了个招呼。

  “走了!”

  “楚爷,您走好!”徐大冲点头哈腰地笑道。

  刚走出去几步,一辆墨绿色的有轨电车就叮铃咣当地缓缓开过来,楚牧峰三步并作两步跳上车,然后坐到一处靠窗位置。

  此刻,电车里人已经不少,而且在纷纷议论着。

  “你们说那东洋鬼子会打过来吗?”

  “我看那些家伙没安好心眼,十有八九会打。”

  “唉,也不知道南京那边会怎么应付?我可不想打仗,这兵荒马乱的,生意不好做啊!。”

  “嗨,谁不想过安稳日子啊!”

  ……

  不想打仗吗?

  听到这句话后,楚牧峰目光扫了扫那个带着眼镜的中年人,微微摇了摇头。

  你的希望注定要落空,今年是民国二十五年,也就是1936年,历史上日寇加入轴心国后,全面发动的那场侵略战争,将会在明年打响。

  中日必有席卷全国的一战,一战就是八年。

  中华民国绝对是个乱世之秋,生活在这个时代,最苦的就是老百姓。

  既然生在乱世,就要为革命事业不惜挥洒热血的理想信念。

  楚牧峰就是这样想的。

  “我一定要在北平警察厅出人头地。”

  暗暗拿定主意的楚牧峰,为自己定下了一个小目标。

  因为他比谁都清楚,伟大的中华民族即将迎来一场惨重的劫难。

  只有掌握更多的话语权,才能在乱世之中,拥有更多反击的力量,去狠狠打击那些汉奸走狗,日寇间谍,而不是只能当一个无所作为的旁观者。

  所以楚牧峰下面要做的,就是坚定不移地为了实现目标去奋斗。

  哪怕就是抛头颅,洒热血,也无所谓畏惧!

  ……

  前门内公安街16号。

  北平警察厅本部。

  楚牧峰清楚记得,这里后来就是解放后国家博物馆的位置,而现在这里则为北平警察厅总部。

  清朝时期,就在这个位置上,从北至南分别是朝廷的宗人府、吏部和礼部。

  辛亥革命后,宗人府南半部是京师警察厅消防队驻所,吏部变成了京师警察厅,民国后则变成了现在的北平警察厅本部。

  在民国时期,北平警察厅权柄很大,掌管的可不仅仅只是刑侦缉拿,甚至就连交通和城建都在权限范围内,用浓缩的市政府来形容完全不过分。

  楚牧峰隶属的就是刑侦处。

  这个部门顾名思义就是调查刑事案件,只要是涉及到刑事的,都归刑侦处这边管,因此在警察厅内部,绝对算得上是货真价实的实权部门。

  刑侦处分为三个科室。

  楚牧峰归属第一科室。

  第一科室。

  “咦,牧峰,你不是请假休息了吗?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

  “我说小楚,你的脸色似乎有点不对劲啊,要不还是继续回家歇着吧。”

  ……

  看到楚牧峰走进科室,里面留守的几个老油条们不由得纷纷开口道。

  作为刚刚毕业就到警察厅任职的新人,前前后后加起来连一年时间都没有,楚牧峰自然不会轻易就获得老人们的看重。

  当然,也不是说他们都带着恶意,不过就是喜欢拿新人调侃罢了。

  “嚷嚷什么?怎么着,一个个都闲着没事做是吧?”

  就在这时,一道嘶哑的声音猛然响起,随之一个面容精瘦,留着两撇小胡子,看起来颇为冷峻的男人走了进来。

  如鹰眸般的双眼扫视全场,对上的人全都低下脑袋,讪讪忙活去了。

  没办法,官大一级压死人,何况大了二级呢!谁敢细头犯上?

  他叫曹云山,是刑侦处的副处长,直管第一科室

  由于也是从北平警官高等学校毕业,而且师从同一个老师,因此曹云山对楚牧峰这个小师弟还是挺照顾的。

  正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!

  有了曹云山的关照,楚牧峰虽然在第一科室只是个新人,也没谁敢随便拿捏。

  “处长,早啊!”

  看到曹云山进来后,楚牧峰走上前客客气气打招呼。

  “牧峰来了啊!怎么样?不是说你病了吗?哪里不舒服?”看向楚牧峰的时候,曹云山面色和善了几分。

  “谢谢处长关心,没什么事儿,就是有点感冒,吃了药早好了!”

  对于这个师兄的照拂,楚牧峰自然是心知肚明,十分感谢。

  “恩,这样,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!”

  说罢,曹云山目光扫了一圈,转身而去。

  楚牧峰自然是二话不说,紧随其后。

  身后,科室内众人是小声议论起来。

  “处长该不会想让小楚负责那个案子吧!”

  “那案子玄乎着呢,谁碰谁倒霉!”

  ……

  进了办公室,曹云山坐下来,从抽屉里拿出个档案袋,扔在桌上道。

  “牧峰,你看看这个!”

  打开档案袋,扫了扫里面的资料和照片后,楚牧峰略带几分诧异地说道:“处长,不是开玩笑吧,居然会说是猫抓死的?怎么可能”

  档案里的资料,是一起意外死亡!

  死者叫简如云,家住城南灯笼巷,是附近学校教文学的一名老师。

  他的死很蹊跷,身上衣服被撕得零零散散,脸上也是抓得皮开肉绽,口鼻流血,弓角反张,状若厉鬼。

  可验尸官根本找不出死因,最后居然推说那些伤痕是被猫抓的,说简如云是被妖猫抓死。

  听到楚牧峰的质疑,曹云山一脸烦躁地说道:“当然不可能,但现在查来查去,却查不到任何线索,这帮饭桶,真是废物!”

  “处长,这个简老师平时为人怎么样?”放下资料,楚牧峰眯着眼问道。

  “这个简如云的人际关系很简单,平常就是在学校里面教书,和同事的关系也都不错,回到家也不太喜欢出门,一个人关在家中做学问。”

  “根据调查,认识他的都说简如云是个脾气性格都很好的老师,从来就没跟谁红过脸,吵过架!”

  “你说这样一个老实本分的人,怎么可能被什么妖猫找上门呢?这不是胡说八道嘛!”

  妖猫作祟,杀人犯案?

  真是荒谬之极!

  微微摇了摇头,楚牧峰十分肯定地说道:“处长,这世上哪里有什么妖!如果连验尸官都查不出来死因,这就是个最大的漏洞。”

  “恩,我也是这么看的!”

  正说着,只听得楼下传来一阵喧哗声。

  “抓住杀人凶手!”

  “为简老师伸冤!”

  “请警察厅找出真凶,让简老师沉冤得雪!”

  ……

  听到这番动静,曹云山眉头一皱,有些恼怒地说道:“这帮迂夫子又来了!”

  “处长,他们是?”楚牧峰扭头朝窗外看了看。

  只见警察厅大门处站着二十来个人,他们举着条幅,挥舞着拳头喊叫道。

老胡同 第二章 柳暗花明又一村

 “死者的同事和学生,不知道是哪个嘴上没把门的混蛋,将妖猫犯案的谬论传了出去,顿时闹得沸沸扬扬,这二天这帮家伙都会来嚷嚷几嗓子,真以为我们是光吃粮食不管事呢!”

  曹云山有些心烦地说道。

  这年头,老师的地位那是真高,不仅薪水高,而且还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,绝对不能当普通人看待!

  所以找不到线索,破不了案他也着急,可他们这样做难道就能帮助破案吗?纯粹就是瞎胡闹!

  “叮铃铃!”

  就在这时,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,楚牧峰刚要出去,曹云山摆摆手示意不必,然后拿起来一接,立即站起身子,态度变得十分恭谨。

  “是我,厅长,您什么吩咐!”

  “吩咐,还要我吩咐吗?你自己难道听不到吗!”电话那头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响,几乎是在咆哮!

  “是是是,厅长,我们已经全力进行排查……”

  “好了,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,三天之内,我要看到结果,让这帮学生不再闹腾!”

  “好的,请厅长……”

  没等曹云山说完,那边已经挂了。

  “处长,要不,让我试试吧?”楚牧峰往前一步,开口说道。

  既然处长师兄专门将自己叫过来看这个案子,其用意不言而喻,那自己自然要主动一点!

  放下电话,曹云山深深看了楚牧峰一眼,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:“牧峰,这个案子,咱们只有三天时间,破得了也要破,破不了也要破,你明白吗?”

  “我明白!”

  虽然对方的潜台词没说,但楚牧峰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  “行,待会我会通知一声,下面人手随便你调动!”

  “处长,那我先出去了!”

  时间很紧张,楚牧峰知道自己现在一刻也不能耽误。

  “牧峰,好好干!”曹云山又叮嘱了一句!

  至于干好了会有什么,那是后事,说早了纯属废话!

  离开办公室,楚牧峰深深吸了口气,这个案子是个大好机会,自己一定要好好把握!

  资料刚刚自己已经看得差不多,的确没什么头绪,看来还是得出现场。

  警察厅外。

  刚才请愿的那些师生们已经离开,不过门口还有两个收拾东西的学生。

  两人一边收拾一边聊着。

  “你说这些警察能破案吗?他们真能抓住杀死简老师的凶手吗?”

  “能不能咱们也没有别的办法,只有靠他们。”

  “总感觉简老师死的太奇怪了,居然说是被猫抓死的!对了,简老师家不是有副《怒猫图》的画吗?里面的那只黑猫我一看到就觉得瘆得慌!”

  “别瞎说!这都是封建迷信糟粕,你怎么能相信这些牛鬼蛇神的东西?”

  “嗨,我不就是怀疑吗?”

  “怀疑个屁,赶紧走吧,我估摸今天是答复了,明天再来吧。”

  说罢,两个学生拿起横幅匆匆离去了。

  等旁边若有所思的楚牧峰回过神来,想要追问两句时,两人早就看不到身影。

  《怒猫图》吗?怎么没有在搜查的证物中?难道说是被谁黑下了?

  楚牧峰暗暗记下这事,等出完现场回来再说。

  北平城南灯笼巷。

  破旧的房子,爬满青苔的墙壁,默默证明这是条有了一定历史的胡同。

  妖猫案的死者简如云就住在最里面,因为是案发现场,所以这里已经被查封

  在案件没有盖棺定论前,是不会对外开放。

  这倒是省了楚牧峰很多事。

  “站住!”

  就在楚牧峰刚刚走到门口,一道身影突然从阴影中走出来,不过当看清楚来人是谁后,脸上不由露出几分意外。

  “楚老弟,原来是你啊!”

  楚牧峰目光投过去,对面是个中等身材,样貌普通,穿着便服的中年人。

  “咦,王哥,您怎么在这儿?”

  “处长说凶手有可能会回来,所以让我在这里盯着。”王哥叫做王格志,今年三十出头了,是警察厅刑侦处第一科室的老实人。

  “恩,处长的确是考虑周全。”

  当然,这个安排对楚牧峰来说再正常不过了。

  拥有丰富现代破案经验的楚牧峰坚信一条定律:洛卡尔物质交换定律。

  任何犯罪行为人只要实施犯罪,必然会从犯罪现场拿走一些东西,也会留下一些痕迹,找到痕迹最好的办法就是回到案发现场,从头找起。

  “王哥,这个案子处长让我负责,我想进去转转。”楚牧峰笑着说道。

  “哦,楚老弟负责这个案子?果然是深得处长器重,能够委以重任,往后高升是指日可待啊,到时候可别忘了提携提携老哥我啊!”

  干了这么多年,老实人王格志也算是开了窍,懂得点眉头眼目,会说两句讨喜的话。

  “呵呵,王哥你说笑了!我先进去了!”

  “行嘞,我继续在外面守着!”

  拱手道谢后,楚牧峰就推门而入。

  这属于典型的清代三合院,开门是个小院,对面就是正房,也就是简如云的卧室,东西厢房则为书房和杂物间,均为砖石结构,抬梁式建筑。

  简如云的尸体是在卧室被发现的,走进现场后,楚牧峰习惯性地戴上白手套,边走边看。

  从上到下,从里到外,不放过一丝一毫。

  这里的确没有留下什么有价值的东西,也看不出有搏斗的痕迹。

  难道真有所谓的妖猫作祟?

  在房间正中站住的楚牧峰,抬头看向前方,那里正悬挂着那副《怒猫图》的水墨画儿。

  老树下,一只竖着尾巴弓着背,惟妙惟肖的黑猫,仿佛下一刻就要从画上跳下来。

  楚牧峰转身就要离开时,眼角余光不经意间瞥视到摆放在画下的那盆绿植,瞳孔倏地一缩,快步走上去,蹲下身来仔细观看。

  片刻之后,楚牧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

  “原来如此!”

  轻轻将这盆绿植搬起来,他转身就往外面走去,和王格志点头打了声招呼后,就直接赶回厅里。

  “楚牧峰,你这是去哪转悠的,怎么带了盆花回来?”

  “我说楚老弟,你可得用点心啊,咱们处长可是指望着你帮忙破案呢!”

  科室里的老油条看到搬着花盆的楚牧峰从门口走过,忍不住又调侃起来。

  身为行动派的楚牧峰并没有给予回应。

  在他眼里这就是群尸位素餐的蠢货,平常作威作福,见了好处飞飞跑,没有好处磨洋工,抓抓普通百姓还行,真指望他们破凶案疑案,还真不够看的。

  来到曹云山办公室门口,楚牧峰敲了敲门。

  “进来!”

  看到楚牧峰捧着个花盆走进来,曹云山脸上带着几分愕然之色。

  “牧峰,你这是?”

  双手微微举起花盆,楚牧峰神情肃然道:“处长,我找到线索了,不出意外的话,已经可以锁定简老师的死因!”

  听到这话,曹云山忍不住蹭地站起来,面露惊喜道:“什么?你说的是真的?”

  “应该不会有误。”

  将花盆放在旁边的茶几上,楚牧峰指着花盆边缘的那些白色粉末说道:“处长,你看这里,这些白色粉末就是最重要的线索。”

  “要是我没猜错的话,简如云应该就是被这些粉末害死的。这种粉末,应该是一种慢性毒药,只要中毒,就会奇痒难忍,然后情不自禁地使劲抓,那样毒药就会侵入血液致人死亡。”

  “这个?”

  当曹云山看到那些遮掩在白色花瓣下的粉末时,眼皮微微颤动。

  打量了一番,他抬起头,眼中流露出几分疑惑之色:“牧峰,你能确定吗?这不是花粉,而是毒药?”

  “能确定!”

  楚牧峰言之有据地说道:“处长,刚刚在回来的路上我已经做过实验,找了条受伤的野狗,往伤口处弹进去一点粉末,你猜怎么着?”

  “怎么着?”曹云山紧声问道。

  “两分钟后暴毙,死状和简如云如出一辙!”楚牧峰平静说道。

  神色一愣,曹云山跟着兴奋地一拍巴掌。

  “好,太好了!”

  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啊!

  “不错不错,不愧是老师推荐的人,的确有过人之处。”曹云山拍了拍楚牧峰肩膀,是毫不吝惜赞赏之词。

  “处长,眼下只不过才找到了死因,咱们还要抓到凶手,将其绳之以法,让简老师能够瞑目,这个案子才算结。”楚牧峰平静地说道。

  “对对对,找凶手,怎么样,有什么线索吗?”曹云山问道。

  此刻,他觉得让自己这个小师弟负责这个案子,真是走了个好棋!

  原本仿佛陷入迷雾之中的案子,突然就看到了光明。

  “处长,我记得资料里面有一张药方吧?”楚牧峰眯缝着双眼说道。

  “对,是有这个!”

  “我想再看看!”

  “行,资料你拿去好。”看到案子有了眉目,曹云山也是一扫先前的烦闷,爽快地将档案袋拿了出来。

  翻开资料,只见那个药方上,龙飞凤舞地写三个字:扁鹊堂!

  楚牧峰手指在上面圈了圈,心里面已经有了计较,跟着指了指花盆说道:“处长,要不这个证物就先放你这,我还得去这个药铺看看。”

  “行,没问题,需要人手你尽管叫,我已经招呼过了!”

  “谢谢处长,我先走了!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想-要-继-续-免-费-阅-读-本-小-说
请-在-百-度-上-搜-索《新版阅文小说网》
或-进-入-网-址  http://www.ywxs.cc/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联系我时,请说是在搜罗街看到的,谢谢!

  • 您可能感兴趣
查看更多
    小贴士:本页信息由用户及第三方发布,真实性、合法性由发布人负责,请仔细甄别。
  • 用户级别:普通会员
  • 信用等级:信用值:0

    未上传身份证认证 未上传身份证认证

    未上传营业执照认证 未上传营业执照认证

杰西网站建设设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