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安
切换分站
免费发布信息
    秦家大小姐之《顾总别凶,萌妻认怂》免费在线阅读
    2019-07-11发布 次浏览 信息编号:81109
  • 置顶
  • 收藏  |
  • 删除  |
  • 修改  |
  • 举报  |
秦家大小姐之《顾总别凶,萌妻认怂》免费在线阅读
  • 地址:浐灞 113.137.111.* 陕西省西安市电信
    • 微 信 号:http://www.ywxs.cc/
    • 联 系 人:新版阅文小说网
    • 电     话: 点击查看完整号码
      • 搜罗街提醒您:让你提前汇款,或者价格明显低于市价,均有骗子嫌疑,不要轻易相信。
  • 信息详情
顾总别凶,萌妻认怂 第一章 我是谁

 “哒哒哒。”

  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的响了起来,在这空旷的谷底,显得格外清晰。

  来人穿着一身张扬的红裙,蹲在地上这个满身血污,右眼上还缠着纱布的女人面前。

  “啧,嫂子,你知道你现在这样子,看着有多惨吗?”女人明艳的脸上带着不加掩饰的嘲弄,还有明晃晃的得意。

  秦歌浑身都在剧烈的痛着,她双手紧攥成拳头,用着唯一还完好的左眼,死死的瞪着来人。

  这个人,是她的未婚夫最疼爱的亲妹妹,宋然。而她对宋然,也一直当成亲妹妹一样对待。

  就在她刚从悬崖上掉下来前,她们俩还开心的在通着电话,聊着之后出院她即将嫁入宋家的事情。

  可却怎么都没想到,正说着话,她忽然就被人从背后狠狠的推了下来。

  “哈哈,你是不是很想问我,到底怎么回事?”宋然看着秦歌此刻惨兮兮的样子,忽然畅快的笑了起来:“秦歌,我总算是等到你变成现在这样了!”

  为什么?!

  秦歌嘴里还在吐着血,她的瞳孔里满是错愕震惊。

  她不明白那个最爱黏着她对她撒娇的女孩儿,现在为什么却在用着这种巴不得她死的眼神看着她!

  她拼尽努力,却奈何受损的声带让她半个音节都吐不出。

  宋然看着她这副濒死时挣扎的模样,忽地伸出手。

  她的手指抚上秦歌缠着纱布的右眼,在后者痛苦的目光里,猛地按了下去。

  那骤然迸发的疼痛,仿佛是在四肢五骸中流窜着,秦歌浑身都在发抖,可哪怕瞳孔里流出血泪来,她始终发不出一个字眼。

  啊——

  双眼猩红,鲜血随着她的嘶吼还在不停的涌出,可山谷寂静的像是没人,一阵凉风吹来,让人毛骨悚然。

  秦歌身上的冷汗和鲜血黏在一起,整个人看起来悲惨的像被丢进了地狱里。

  宋然看着她痛苦,心里别提有多高兴。

  “秦歌,你知不知道,你跟我哥哥在一起之后,我就恨死了你。”

  宋然的手,还狠狠的按在她绑着纱布的右眼上,说出来的话,却字字见血。

  “我才是最爱我哥哥的人,你凭什么要跟我抢他!”

  宋然的嘴角带着笑,手上染满了秦歌的血:“对了,忘了告诉你,我跟我哥哥根本没有血缘关系,我们俩啊,早已经在一起了。”

  什么?!

  秦歌死死瞪着她,不敢相信从她嘴里听到这惊世骇俗的话

  就算不是亲兄妹,可也顶着兄妹的身份啊!这种荒唐又可笑的事情,竟然发生在她眼前。

  秦歌不愿意相信。

  明明宋居延是她的未婚夫,他说过,会娶她,会爱她一生一世……

  “其实你还是被我哥哥亲手推下来的呢。”宋然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。

  秦歌严重受损的声带,因为太过激动,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嘶声。

  她还是不能信宋然说的这一切。

  宋居延绝不会那样对她!

  可是——

  “看到这个了么?”宋然忽然拿出手机,播放了个视频。

  秦歌瞬间瞳孔紧缩,视频的画面,她再熟悉不过。

  画面里,一向温润如玉的宋居延,竟然在她背后,对着她露出厌恶的表情。然后……亲手在背后将她推下来。

  骗子。都是骗子。秦歌的脸上满是浓的化不开的恨意。

  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,她要杀了他们!

  “啧啧,看你这想杀人的目光,可真有意思,也不枉费我刚才故意把这段画面拍下来了。”

  宋然站起来,踢了踢她:“不过,你还能撑多久?从这么高的悬崖掉下来,我本来以为,你会当场死亡呢。”

  “既然你还有一口气,那我就再告诉你一点儿秘密,你上次不小心在意外中失去的眼睛还有那个没保住的孩子,其实啊,都是我早就安排好的。”

  这话里透出来的真相,让秦歌的情绪更加激动愤恨起来。

  她试图挣扎着,试图爬起来,爬起来为自己那失去的眼睛,失去的孩子,报仇!

  可是,她根本就撑不住。

  瞳孔的光芒渐渐涣散,在彻底失去意识的时候,她听到宋然说:“秦歌,如果不是图你手上握着的秦氏遗产,你以为,哥哥真的会娶你?”

  “呵呵,等你死了,你的所有遗产,我跟居延,都会为你好好保管。”

  恨。滔天的恨,在胸膛里翻涌着,可是,秦歌却是再也坚持不住,眼睛不甘的瞪着,身子却慢慢凉透。

  与此同时,远在千里之外的青城里,一座位于山脚处的别墅里,正乱作一团。

  “快来人啊,夫人又跳河了。”

  “医生,医生快来!”

  “糟了,夫人心脏骤停!快点,准备心脏复苏!”

  好吵的声音。

  这是,哪儿?

  秦歌再睁开,就出现在一间陌生的房里,身子透明着,飘在半空。

  眼前有医生在忙碌的抢救着床上的人,床尾处还有穿着保姆衣服的小姑娘,哭的眼睛红肿。

  秦歌茫然的飘到那张床前,下一刻,在看到床上那人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后,瞳孔骤然睁大!

  “怎,怎么回事?”

  秦歌不敢置信的看着床上的人,颤抖的伸出了手。

  然而,她的手却直接从面前的床,穿了过去。

  秦歌低下头,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双手,唇色发白。

  她,她是死了么?

  可床上这个人,又是谁?!秦歌茫然的看着对方,虽然她们俩有着一样的面容,但秦歌知道,那不是她。

  因为,她没了眼睛,坠崖时又摔的血肉模糊,而眼前这人,却是浑身上下除了脸色有点苍白,看起来一切都好好的。

  就在秦歌越来越茫然的时候,忽然,病床上猛地亮起一股正常人都看不到的白光。

  而秦歌,瞬间没入白光里。

  三天后。

  “啊!!!”尖叫着醒来的秦歌,猛地睁开了眼睛。

  她的脑袋好疼,有好多混乱的记忆在脑海里乱窜着。

  她捂着脑袋,难受的不行。

  “装够了么?”一道冰冷的嗓音,却忽地响了起来。

  从门口走进来的男人,生着一张恍若天神般俊美的面容,可是看向她的目光,却是实打实的厌恶。

  秦歌看着这个男人浑身散发的冷意,本能的察觉到了危险。

  “你,你是……”秦歌感觉他很眼熟,可是,一时间没记起来对方的名字。

  顾远凛听到她嘶哑的声音,眉头皱了皱,眸底划过一抹不耐。

  “失忆?”顾远凛声音里满是厌恶:“这把戏你已经玩过了一次,现在还想再装一次?”

  秦歌一脸懵:“你到底在说什么?”

  “听不懂我什么?”顾远凛不耐的冷笑道:“阮轻,自杀失忆的招数,我看够了,下次,换点花样。”

  而秦歌在听到这话后,不知怎的,忽地白了脸,颤巍巍的问道:“等等,你刚才叫我什么?”

  顾远凛见她小脸惨白,不知为何,竟然不太像从前故意装出来的那个样子。

  他眉头依旧皱着,不过目光里的厌恶,却没刚才那么深:“阮轻,你还装傻?”

顾总别凶,萌妻认怂 第二章 顾远凛,你对阮轻有没有一点爱

 秦歌懵了。

  顾远凛见她这副样子,眼神里似乎没了往日里对自己那浓烈的痴迷,眸底划过一抹异样。

  可那点异样转瞬即逝,还不足以抵消他对阮轻一直以来深积的厌恶。

  “小葡,看好夫人,夫人如果再有什么闪失,你知道后果。”冰冷的威胁,让站在一旁的小葡,没忍住打了个哆嗦。

  “好,好的。”小葡战战兢兢道。

  而坐在病床上的秦歌,手指因为用力紧攥着而泛着青白。

  她咬着唇,努力消化着脑海里忽如其来的,无数不属于她的记忆。

  “顾远凛,我救了你母亲,你说过报酬随我挑的。”

  “顾远凛,你母亲让我们结婚呢,你必须要娶我,否则你妈妈会生气的,她可是有严重的心脏病,不能受气。”

  “顾远凛……今天是我们的新婚夜,你都不想碰我么?”

  一幕又一幕的画面,挤的秦歌头脑胀痛。

  顾远凛原本已经直起身,准备离开。

  可忽然间,手腕陡然被攥住。

  他低头,对上秦歌一双漾着水的眸子,那眸子里像是含着无数疑问,声音微颤:“顾远凛,你对阮轻,有没有一点的爱?”

  说这句话的时候,秦歌其实是觉得自己有些不受控制。

  这话……更像是还残留在这具身体里,那个真正的主人所说。

  而顾远凛,则是依旧冷着那张俊美无铸的脸,薄唇吐露着无情的两个字:“没有。”

  “啪嗒。”有一滴泪从秦歌的脸颊滑落,与此同时,身体里也好像有什么东西,在顷刻间消散。

  秦歌原本还有些不受控制,这时候,陡然又恢复了自由。

  她有些微怔,抬起右手,擦了擦眼角的湿润。

  刚才那句发问,应该是这个身体最后一点顽固的执念在作祟吧,而眼前这男人,终究是让那抹执念,化作了绝望,就此消散。

  想到这一点,在想想脑海里那些多出来的记忆里,都是这个男人冷冰冰的样子。

  秦歌收回还攥着对方手腕的手,没忍住,抬眼说了句:“您觉不觉得您有点渣?”

  阮轻对他多年深情,竟换不来他的一丝动容。

  顾远凛墨眸微微眯起,打量着眼前的秦歌。

  阮轻在他面前,一向都是卑微、楚楚可怜的乞求着他能给她点爱。像刚才那句指责,似乎有些奇怪。

  被对方窥探的视线笼罩着,秦歌莫名生起了一种快要被看穿的感觉。

  她垂下眸子,看着床单不说话了。

  如果再说多,被眼前人发现自己根本不是真正的阮轻,那么……那么自己怕有可能被送进实验室里供人研究。

  顾远凛的眉头轻蹙,正想要说什么的时候,忽地手机响了起来。

  他拿出来,看了一眼屏幕,脸色骤然变得有些难看。

  紧接着,他拿着手机转身离开。

  而秦歌目送他离开,撇了撇嘴。

  顾远凛。这个名字,她已经想起来是谁了。

  青城这个被称为国家命脉的经济之城里,顾家则是在此盘根多年的最大世家,而顾远凛,是这一代顾家这个庞大世家集团的继承人。

  就连她曾经的未婚夫,那个衣冠禽兽宋居延,比起顾远凛的身份来,连给顾远凛提鞋都不配!

  “夫人。”正在脑海里思索着更多的事情,忽然,站在一旁的小葡,凑了过来。

  秦歌猝不及防对上她发红的双眼,眼里原本因为宋居延生出来的恨意,瞬间退散。

  “夫人,你吓死小葡了。”小葡抽噎道:“下次你可不能再做这种傻事了呀。”

  秦歌嘴角抽了抽,看着面前貌似真心在为她难过的小葡,她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。

  因为,在原主阮轻传递给她的记忆里,只存有跟顾远凛有关的一点儿回忆,其他的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
  “那个。”秦歌一边吐槽着阮轻这个恋爱脑,一边迟疑着道:“我好像,真的有很多事都想不起来了,你能不能告诉我,我是谁?”

  “什么?”小葡听到她的话后,傻眼了。等反应过来,立马眼圈的泛红度又加深了。

  “夫人,你是阮轻啊,是顾家的夫人。”小葡说着说着,就急了:“不行,我再去叫医生来给你看看吧……”

  “等等。”秦歌一把拉住她,有些无奈道:“我知道我叫阮轻,但别的呢,比如说,我的父母亲人这些信息。”

  小葡闻言,嘴巴微微张了起来,眼睛里满是诧异:“夫人,你是真忘了啊。你没有亲人的啊。”

  “嗯?我是孤儿?”

  “那倒不是,就是你只有父亲还在世,只不过他在监狱里……因为故意伤人被判了无期徒刑。”小葡说到这儿,语气有些弱。

  秦歌:“………”

  秦歌默了默,这个阮轻的身世,似乎有点惨啊。

  不过,既然上天给了她一次机会,让她拥有这个叫阮轻的新身体,那她,绝对会珍惜的,好好活下去。

  宋居延,宋然,害过自己的人,她一个都不会放过。

  而顾远凛,这个一看就像尊煞神似的,让阮轻那么悲伤的存在,也还是尽快抛开吧。

  秦歌很快调整好情绪,对着小葡露出一个笑来:“对了,能不能给我一个手机?”

  她现在是有太多的事情清楚,所以,她急需要通过发达的网络,来了解一下。

  “额,这个。”小葡有些支吾。

  秦歌一愣:“我不会连个手机都没有吧?”

  原主有顾夫人这个显赫的身份,怎么说也应该经济不愁的吧?连手机这么常见的随身用品,都没有?

  小葡抿着唇,弱弱道:“因为夫人你以前总是会给老夫人打电话告凛少的状,所以……所以凛少就直接禁止你用手机了。”

  说完,小葡都快哭了:“夫人,你看,凛少这次也赶回来了,你还是别再给老夫人打电话了吧,到时候凛少不高兴,又会,又会让你也难过的。”

  沉默,死一般的沉默。

  这个阮轻是恋爱脑也就算了,竟然还是个告状精?!

  秦歌真是对她无语至极。

  “你放心好了,我这次真不是要告状。”秦歌说着,还故作深沉的叹了口气,道:“对顾远凛,我这次真是看开了。”

  “虽然他长得还挺好看,但天涯何处无芳草,干嘛非拔一棵草。我啊,从今天开始,要去寻找别的草了。”

  装13的话刚落下,秦歌就看见,顾远凛竟然不知何时又回来了。

  而且,看对方那望过来冰冷的眼神,秦歌心里当即就咯噔一声。

  糟糕,她现在算不算试图给丈夫戴绿帽,结果惨被当场发现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想-要-继-续-免-费-阅-读-本-小-说
请-在-百-度-上-搜-索《新版阅文小说网》
或-进-入-网-址  http://www.ywxs.cc/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联系我时,请说是在搜罗街看到的,谢谢!

  • 您可能感兴趣
查看更多
    小贴士:本页信息由用户及第三方发布,真实性、合法性由发布人负责,请仔细甄别。
  • 用户级别:普通会员
  • 信用等级:信用值:0

    未上传身份证认证 未上传身份证认证

    未上传营业执照认证 未上传营业执照认证

杰西网站建设设计